蝴蝶视频从哪里下载

悬赏大观放完,现世所播放的电影正片也已经到达了尾声,既然没有特别要接的悬赏,张嫌便和蒲梓潼、何璐、屈灵三人一同离开了影院,出了影院,外面已然夜幕降临,但是伴随着四周通明的霓虹路灯,张嫌看清了何璐和屈灵两人真正的模样,屈灵是个个头不高、略显青涩的小姑娘,五官娇小,一头清爽的短发,但是始终低垂着眼眉,无论见了谁,那表情都像是见了生人一样害怕着,而何璐则截然不同,自信阳光,高挑妩媚,像是电视走秀里的那些模特,再加上其穿着的一身紧身衬衫短裙,诱人的身材更是展现的淋漓尽致,张嫌从后面看了一眼就感觉内火激增,一时间难以移开目光。

“怎么样?开眼了吧?”就在张嫌在何璐身后正看得入神的时候,蒲梓潼突然转过脸笑嘻嘻的问张嫌道。

见蒲梓潼突然转向了自己,张嫌赶紧回过神来,略显慌张地回答:“嗯,我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真是长见识了。”

“这就长见识了呀?以后有的是让你长见识的机会。”蒲梓潼并没有发现张嫌的目光所向,拍着张嫌的肩膀故作深沉道。

“你们俩怎么打算的?”就在蒲梓潼装模作样之后,何璐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张嫌和蒲梓潼问道。

“打算?”张嫌不解道。

“对呀,之前商议的那个悬赏大观里的第二个悬赏呀,就是关家发布的那个,不知道你们考虑的怎样了,要不要一起联手?”何璐问道。

“这……我还没有特别考虑清楚,虽然只是一个高级小鬼,但想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的,我要仔细考虑一下。”张嫌思绪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这样什么可考虑的,既然鹿儿姐说了,那么鹿儿姐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你直接答应下来不就好了嘛。”张嫌在低头犹豫的时候,蒲梓潼催促道。

“不,梓潼你别催他,让他自己想好再做决定,我也只是建议,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到时候失败的话他自己做出的决定也不会怪罪其他人。”何璐道。

蒲梓潼听到何璐的话觉得有些道理,便也不催促张嫌,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等待着。

张嫌并没有再思考多久,转而对着何璐简单的问道:“鹿姐有多大把握找出那只小鬼的情报?”

黄色外套妹子逆光惬意写真

“如果你是担心这个事的话,那就可以放心了,我会在找到确切的情报之后再带上你们一起前去围猎,不会让你们在没有情报的情况下跟着我乱跑,你们只给我当个打手就行。”何璐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鹿姐能有多强的侦查能力?需不需要我跟着鹿姐在搜集情报的时候打个下手?”张嫌摇了摇头问道。

“张嫌你同意了呀?”蒲梓潼听

见张嫌的问话,知道张嫌已经同意了何璐的合作计划,高兴的问道。

“嗯,怎么说这事对我来说还是挺新鲜的,我也想着尝试参与一下,不过悬赏大观里那些有大风险的事情我不敢去做,但是这个只是围猎一个有些逃跑手段的高级小鬼而已,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我答应下来也无妨,只不过考虑到那个小鬼的身法极其诡异,可以不留痕迹的从四人的包围中逃脱,显然没有独特的侦查和应对之法很难将其猎捕到,单凭人数优势也无济于事,所以我才想问一下鹿姐有多大把握能将那逃跑的小鬼找出来,又有多大把握能破掉它的逃窜魂技,这是我刚才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张嫌解释道。

“那个小鬼的逃窜魂技我有见过类似的,所以依仗我所修习的何家秘技紫晶瞳和占魂粉的话,应该有七成的概率能搜查出其躲藏之地吧,但是围捕的方式我还没想好,对于那只小鬼的捕猎方式来说,不是人多就能奏效的,它那逃逸魂技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可以进行空间范围内的位移,具体怎么位移的,从那个录像里也看不出来,所以这方面还需要从长计议。”何璐道。

“我们四个人,再加上我的两只戏魂和关家的四个人,难不成十个人都围不住它吗?”蒲梓潼不愿相信道。

“围不住的。”一直沉默不语的屈灵突然轻声开口道。

“为什么?”听到屈灵开口,张嫌和蒲梓潼都很惊讶的看着屈灵,蒲梓潼不解的问道

“我爸爸之前给我讲过他独自游历时遇到过的一次经历,他当时帮着一个害了鬼的人家猎魂,那是一只中级小鬼,我爸爸那时已经是高级魂王了,但是高其一级却依旧无法将其擒获,那小鬼虽然打不过我爸爸,但是它每次都能偷偷闪进那户人家作恶,然后又能在我爸爸的追捕中逃脱,后来他去拜访了一个拘灵人,才知道那小鬼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空间魂技,可以消耗魂力进行定距离的空间穿梭,我爸爸拜托了那个拘灵人一同围捕那只小鬼,在那个拘灵人的特殊追踪技法的帮助下,最终将那只小鬼的魂力耗尽,才得以成功将其捕获。”屈灵回忆道。

“穿梭空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蒲梓潼惊讶道。

“我倒是有过耳闻,如果那小鬼真如灵儿所说的拥有穿梭空间能力的话,我也没有将其控住的办法,因为克制空间穿梭的手段不多,比如设置空间禁锢阵法,再比如像那个拘灵人一样可以持续追击使其耗尽魂力,否则很难将其捕获,就是魂核魂技中的决斗者魂技所化的决斗空间也无法阻挡那种变异的空间魂技,这么看的话这事又不简单了。”何璐一边看着自己涂了深红指甲油的指甲,一边琢磨着

“我在天魂堡时修过一个侦查类魂技,倒是可以一试。”张嫌简单的说道,并没有说出魂技的名字,实际上他所谓的侦查类魂技就是来自拘灵人一派的碑魂拓。

“侦查类手段?”何璐疑惑的问道。

“嗯,登不上台面,但是倒也可以用一用,所以我想和鹿姐一起执行前期的侦查。”张嫌道。

“虽然不知道你有多大把握吧,但是多一人协助侦查倒不是坏事,你打算跟着我?”何璐问道。

张嫌没有作答,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那好,这两天我先去按地址找到关家之人要一些情报,然后拟定一个合适的围猎计划,之后再让蒲梓潼联系你,然后咱俩一起进行侦查,既然关家把这个悬赏放到了悬赏大观里,那么很有可能提供不了多少准确的情报,估计在侦查阶段就得下不少工夫,你做好长期盯梢的准备。”何璐见张嫌同意了,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道。

“好的,那我这两天正好陪着蒲梓潼接几个猎魂公司的悬赏先做着,我们之间还需要练习一下彼此的配合,等到鹿姐那边咨询到了足够消息之后我再介入,对了,我只需要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最后一次围猎那个闪星小鬼的地点,其它的调查内容鹿姐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做就行了。”张嫌建议着。

“可以,这本来也是我要问的问题,那咱就这么说好了,梓潼妹妹没意见吧?”何璐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蒲梓潼问道。

“没意见,不过我的鹿儿姐,你不许在调查期间趁机勾引我男朋友哈,以张嫌的定力可承受不起你的魅惑,你那万人迷的功力可别对他乱用,嘿嘿。”蒲梓潼笑着说道。

“你不说我还真想考验他对你是不是真心的你的呢。”何璐坏笑着回应道。

“可别啊,鹿儿姐从小就把那些来我们两家玩的小子魅惑的鬼迷心窍的,我可是深知鹿儿姐的魅力,张嫌还小,成为魂师之后都没怎么跨出去过猎魂公司的门,你一使出那种媚功他肯定就着了道了。”蒲梓潼赶紧劝说道。

“我怎么看不出来呢,刚出这影院的时候他跟在我后面还有些春心荡漾呢,可是现在已经对我不再动心了,你这小男友的定力没你说的那么不堪。”何璐看向了张嫌,玩味的感叹道。

“春心荡漾?张嫌!你记住,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不许动歪心思!”听到何璐说张嫌动了春心,蒲梓潼赶紧故作吃醋般警示道,她虽然和张嫌并不是真正的情侣关系,但是怎么说也是临时情侣,一方面女人总会为悦己者容、为泛情者鄙,一方面蒲梓潼也害怕张嫌心志不坚的情况下把两人的真正关系说漏了嘴。

被何璐说准了自己的内心变化,又听到了蒲梓潼的警告

,张嫌只能苦笑着使劲点了一下头,他不知道何璐是怎么知道自己曾动过那种心思的,他从来没有在何璐的正面表露过自己的情欲,而且那股不良的情欲一经生起便被直接压了下去,而那片刻的情感变化居然没能逃过何璐的眼睛,这让张嫌甚是惊讶,脸也慢慢地羞红了。

见张嫌脸红了,何璐笑了笑,对着张嫌道:“哈哈,被我说中了吧,这是我们何家的侦查能力之一,就是感知灵魂波动的细微变化来判断一个人的情绪意念,你刚才一瞬之间魂波不稳,而且走肾水导致你一直运行着的功法在吸收魂力上出现了短暂的间断,所以我便判断你是产生那种欲念,怎么样我的侦查手段还行吧。”

“原来鹿姐是在给我一个下马威呀,好了好了,我已经见识到鹿姐的手段有多么厉害了,只求鹿姐别再调戏我了。”张嫌笑着回应着。

“那好,我们就在这分开吧,梓潼应该是跟我会灵儿家吧,那张嫌你今晚就只能自己回家了。”何璐道,眼睛瞅了瞅蒲梓潼。

“不是啦鹿儿姐,我不和他住一起的。”蒲梓潼红着脸解释道。

“原来你们没有住一起呀,那更好,梓潼别一个人住了,这段时间来我七姑这里陪着我和灵儿吧,大别墅空空荡荡的,我和灵儿住的也不是特别舒服,而且那个别墅区里也没有几户人家真在那里住,怪冷清的,多个人多份热闹嘛。”何璐邀请蒲梓潼道。

“别墅?哪里的别墅?”张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就是城南的大湾别墅区呀,灵儿家是七号,等需要你和我一同去侦查那个闪星小鬼的时候你直接去那里找我就行。”何璐回答道。

“大湾别墅区?!”张嫌露出了满脸惊诧的表情,他想起了三个多月之后的雷霖鬼宴就是在大湾别墅区的十七号别墅举办,不由的叫出了声。

“怎么了?”蒲梓潼不解的问。

“没事,听着耳熟,那里的房子很贵吧?”张嫌并不打算把雷霖鬼宴的事情向无关的人公开,只能装作是在意价格似的。

“还行吧,是我七姑几年前买的,当时买的时候也就三百万左右,现在估计得七八百万了,涨得有点离谱,但是还不算太贵吧。”何璐回答道。

“七八百万还不贵?哎,你们这些有钱人啊,算了,我老老实实接悬赏挣钱去吧。”张嫌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张嫌话语刚落,蒲梓潼像是在安慰一般拍了拍张嫌的肩膀,随后便跟着何璐、屈灵两人朝着影院的地下停车场走去,不一会儿,一辆粉色的宝马七系轿车从车库里开了出来,来到了步行了没多远的张嫌身边摇下了窗户,何璐坐在驾驶室里对着张嫌打着招呼道:“帅哥,路上慢点。”

打完招呼,那粉红色宝马轿车便一溜烟儿的从张嫌身边风驰电掣的驶过,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我骑个小电车能有多快呀,还叫我路上慢点,哼。”张嫌冷哼道,苦笑着看着远去的何璐三人,默默的走向太鼓咖啡厅门前,打开锁,发动了自己的电动车,缓慢地在夜间的灯红酒绿中行驶着,想象着自己把实力提升到可以接取百万级悬赏之后,自己会不会也会去过着这种别墅豪车的生活。

自从卢森惨死,张嫌失意了四个月之后,张嫌感觉自己的魂师之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先那种猎魂换钱的简单生活正在一点点改变,他本想着一辈子都无忧无虑的靠着猎魂公司的悬赏赏金来养活自己,结果没想到卢森的惨死打破了这一切的安宁,他慢慢明白魂鬼不是绵羊可以随便宰割,魂师也不都是维护人间秩序的正义使者,灵魂境内还有着魂师之外的各种驱鬼者派系,而他居然在之前还以为猎魂真的只是一个维护人间秩序的神圣工作,他现在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天真可笑,好在他在天魂堡的时候抖了一下机灵,东敲西打从蒲梓潼、范增明以及门老的手上中搞到了一些特殊的魂器秘技,又在无意之间捡拾到了那枚玉瓦宝器,这才让他能在一众魂师之中脱颖而出,才让他在捕猎亡魂的时候总是有惊无险,张嫌突然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幸运。

这种幸运感还在于对比,张嫌再次回忆起了和他一样被猎魂公司从世间招进公司的普通人,一大半的人在新人培训的时候被刷掉,刷掉的同时还被抹去了关于魂师修行的那部分记忆,真正成为魂师的人中据说已经有三个丧命鬼魂之手了,而其他那些人的实力因为没有资源而进展缓慢,有些人才刚到大魂师等级,连单独猎捕能力强大的恶魂都难以完成,其猎魂的收益或许都不够其生活之用,这便是普通人进入猎魂公司所遇到的境况,而只有他例外,有着女娲残魂提供的源天功法和源天魂技,自己才能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个中级魂王等级,他为自己能完好无损的活着开始感到欣慰了。

“这魂师境和人世间还不是一样的弱肉强食、勾心斗角嘛,还好我莫名的得了些庇护,不然很可能也会落到惨死或者吃不上饭的地步,原来选择魂师这条路是一个这么大的坑啊。”张嫌分析之后感叹道。

不过既然已经进到了魂师之路上,而且也已经走了这么远了,之后的路就也还要继续走下去,既然是弱肉强食,那么走下去的唯一可能性就是让自己变成魂师境里的强者,甚至要变成灵魂境内的强者,比那些魂祖魂仙还强,比那些鬼、鬼王还强,只有这样,才能好好的活着,才能保护好身边的人。

嫌一路思考着,乘着夜色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之后便修炼起了自己的魂力,从蓝星影院的悬赏大观里张嫌看的出来,仅仅是中级魂王等级还远远不够,那些影像里面出现的魂祖和鬼级亡魂都不在少数,想要超过他们,那就要让自己的魂力也到达那种层次才行,也只有到了那种层级,他才有机会为卢森报仇。

大半个晚上,张嫌满怀斗志的把源天启魂功运转到了极致,躯体对魂尘的吸收率再次增加,源源不断地魂力进入到张嫌的体内,张嫌的魂力瞬间开始暴涨,如同开闸注水一般让自己的魂力变得充盈着,张嫌的魂力比初入中级魂王之时又提升了不少,灵魂也变得更加饱满了起来。

“虽然提升了不少,但是每晋升一级,其魂力的需求量也成倍增加,充盈魂力已经不像原来那么迅速了,这四个小时功法开的情况下吸收的魂力连我晋升到下一级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见到了魂王之后每一级的差距有多大,单靠每日吸收魂尘真的有些太慢了,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快速提升魂力的其它办法吗?”张嫌端坐在自己的床上,思考着这个问题。

(本章完)

悬赏大观放完,现世所播放的电影正片也已经到达了尾声,既然没有特别要接的悬赏,张嫌便和蒲梓潼、何璐、屈灵三人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