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官方直播下载

“有动静!”

正在雪屋内帮助刘勋百里溪流疗伤的王欢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朝雪屋外看去。

齐麓闻言顿时抄起丁香剑,也朝雪屋外看去,一对儿小耳朵微微动了动,集中听力听着外面的动静。

确实是有动静,咔嚓咔嚓的,声音很轻,几乎难以和天降冰晶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区分开来。

但确实是有少许不同。

齐麓越发佩服王欢敏锐的洞察力了。

如果不是王欢在此地,那么只怕他们根本不会这么快的注意到雪屋外的动静才是。

“什么人?”王欢一边发问一边对齐麓做了几个手势,是以她不要跟出来,只好好保护好雪屋内的众人。

同时将诛仙剑阵图展开,烙印在雪屋的内壁之上。

没时间对诛仙剑阵做出太精细的推演了,只能临时凝聚阵法,聊胜于无罢了。

王欢眼看齐麓将七月林静佳都捉到刘勋百里溪流身边坐下,自己则是和华晶荔一起提剑守在四人身边,这才踏步走出雪屋,看向外面茫茫的冰天雪地。

果然有数条模糊的黑影正站在雪屋外看着他们这边,不言不动,就那么立于冰雪之中犹如雕像。

背心女郎娇美迷人

王欢眯缝起双眼,感知了一下对方的气息,只是几名封王级的修士罢了,倒还形不成什么太大威胁。

只是区区的封王,是如何来到白玉山这个高度的?

这里的气温之低,暴风雪之猛烈,应该已经能够阻断所有尊级以下修士才是。

“喂,既然来都来了,何必藏头露尾的,出来让我看看们是谁。”王欢将破劫剑抽出,指向冰雪中的数道黑影。

他并没有鲁莽的直接发动攻击,毕竟对方敌我难辨。

似乎是同意了王欢的提议,几条黑影就晃摇着身体朝王欢这边靠近。

他们的移动方式十分古怪,似乎身体僵硬,只能靠大幅度的摇晃身体才能继续向前,看着犹如被冻僵身体的僵尸。

可他们这样几乎是笨拙的行动方式又偏偏不会发出太大声响,似乎天然就适合在这冰雪之中行走的样子。

这副德行真叫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

片刻后,黑影已经完全出现在王欢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也能看清楚他们的长相模样。

王欢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这……这不是七具尸体么?

是的,站在他面前的确实是人类,不过怎么看可都不像是活人,而是像被冻僵了的尸体。

这七人每个都面色惨白,甚至能够看到他们身体上细小的一层冰晶覆盖,露出衣服外的皮肤都是如此,一副没有血液流动的苍白死人颜色。

就只有一双双的眼睛倒还有几分灵活。

不过看向王欢的眼神却是充满了仇恨和几分贪婪。

仇恨和贪婪?

王欢对于对方的眼神感觉十分古怪,仇恨他倒不奇怪,毕竟他这些年得罪过的生死仇敌可是多了去了,恨他想要杀死他的人简直不要太多了。

可这贪婪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看中他随身携带的破劫剑和屠魂刀两件洪荒异宝级别的重宝了?

又不像……

这群人的目光根本不在屠魂刀和破劫剑上,只在他王欢身体上不断打转。

似乎他们真正在乎的,就是他王欢的身体。

王欢被几人看得老大不舒服,于是喝道:“我说几位,这冰天雪地的,们来找我总不会就是为了盯住我看个没完没了吧?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为首一人看着王欢呆了片刻,张开嘴巴,发出咔嚓咔嚓几声古怪轻响。

这是活动嘴巴肌肉导致冻结身体的冰晶互相撞击发出的轻响。

那人口内的舌头似乎是动了动,发出几声模糊的咿呀声,又片刻后,他总算是恢复了语言能力。

操着一口古怪口音说道:“是哪位大天尊门下?”

王欢听他说完半晌没明白意思,对方的说话声实在是太过含糊了,消化了一阵后才明白对方说的什么。

当下摇头:“我并不是任何大天尊的门下。”

“哦,这么说,是天兵?”

王欢又摇头:“我也不是天兵。”

“这人看着眼熟,好像是……血煞星王欢。”黑影中一人忽然开口,他一开口其他六道黑影都扭头看他。

那人道:“我曾经在血煞星封王被仙域各大势力偷袭时候见过他一次,认得他的长相,好像就是王欢。”

“是血煞星?”为首那人点点头,顶着一张麻木的死人脸朝王欢询问。

王欢点点头,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他的身份,早在离火城的时候就已经暴露,继续隐瞒也没什么意义。

“他真是血煞星,这怎么办?并不是我等的目标。”几个人一时间似乎是没了主意,竟然无视王欢就那么彼此交流起来。

王欢则是错愕皱眉:“喂,我说,们几个也别光问别人的身份,们又是谁?上这白玉山是要做什么的?”

为首那人僵硬着脖子缓缓转动,看向王欢道:“血煞星,我们年是逆天盟修士,副盟主乃是和并称为北煞星南长风的顾长风,看也是和天庭作对的份儿上,离开吧,我等不来动,不过雪屋内的人都要给我等留下。”

“哦?”王欢挑挑眉毛,感情这群人就是那个所谓的逆天盟成员。

他们这是一路追杀齐麓等人上的白玉山吧。

这还真是够拼命的,竟然无视自己弱小的实力,直接硬上白玉山。

被冻成了这么个不人不鬼的德行,还想着诛杀齐麓等人呢。

这逆天盟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够疯狂呢,还是够愚蠢。

王欢道:“们认得雪屋内的几人?”

为首那人道:“自然,那几人中有两个是仙灵天尊门下亲传弟子,有两人是天庭雷部的天兵,所以,所以他们必须要死!”

这话一出,虽然黑衣人嘴巴僵硬口音听着颇为搞笑,但是话语之中蕴含的仇恨之意却是扑面而来。

显然,这所谓的逆天盟成员对于天尊门下和天庭天兵真的是已经恨之入骨了。

“有动静!” 正在雪屋内帮助刘勋百里溪流疗伤的王欢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朝雪屋外看去。 齐麓闻言顿时抄起丁香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