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深夜释放你的

太玄之地凤仙郡临川城,本就纷乱的郡城迎来了这半年以来最热闹的剧烈轰动,无数本地或自各地而来的生灵修士,大批量的从各处涌出,仰头观望。

临川城上空,双翼张开几乎看不到边际的游天翁临空悬浮,向外散发着一种如高山压顶一般的沉重威势,而正如下方城内的一些修士所言,如此庞然大物,天生便应该属于天际。

“相传游天翁是天空之神的私生子,生来便可驾驭天穹之力,跨越虚空飞行便如我们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游天翁的正下方的广场之上,一位看起来年岁极小的修士,抬头望天,喃喃开口道,随后其双眼之中的赞叹之色越来越浓,继续张嘴发出一声感叹:

“若是有幸能在其背上乘风翱翔一次,这辈子就值了。”

此年轻人刚刚说完,一旁与他一起的同伴便直接抬手对着其后背就是一拍,回应声响起道:

“别做梦了董远,先想想怎么维持生计吧,你看看周围的其余人,每日生意不缀,都在我面前炫耀日进斗金,但是你看看我俩,都这么多天了却还是一点都没进账,眼瞅着这一天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怎么就没一个看得上我们的。”

这一道带着些许抱怨的声音落下,那名叫董远的年轻人同样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我觉得可能是咱们两个看起来都太年轻,这些自各郡而来的大修士们并不相信我等。”

“这些人也真是的,他们难道不知道咱们凤仙郡临川城的凤仙草一族,并不能以容貌来揣测年纪的么?”

董远身旁的年轻人继续喋喋不休的吐槽,可见其对这一切极为不满,接着看起来宛如十岁刚刚出头稚子一般的董远,望着头顶展翅遮蔽整个天穹游天翁背上升起的巨大旗帜,以及旗帜之上那极为显眼滚金宗三个大字,眸子大亮,急急开口道:

“来了来了,机会来了,这尊游天翁背上的势力竟然是滚金宗,不过这也说的通,在整个太玄之地会如此高调的也只有滚金宗。”

可爱冰雪美人北海道拍写真集

董远说完之后,直接迈腿向着不远处广场的正中心狂奔而去,而其身后迈步跟上的同伴边跑,边高喊的声音传出道:

“董远,你懂的多,快和我说说这滚金宗怎么了,为什么说是我俩的机会?”

“在咱们太玄之地略微消息灵通一些的修士之间,都流传着一句话,这滚金宗就是天下第一冤大头,外加待宰羔羊。”

带着一丝兴奋的声音自身材矮小的董远口中传出,随后其极为灵活地在太玄之地各个庞大生灵之间穿梭,宛如一位身手敏捷的刺客一般,随后年轻的声音继续响起:

“滚金滚金,能以滚滚金源为名,自然可以看出这宗门所拥有的仙币财富之多,据说仙宫还未崩灭之时,这滚仙宗便独占仙币开采铸就之法,试想一下,天下仙币尽皆出于其手,能不富么?

“另一方面,这仙币对于滚金宗在外行走的弟子而言,便是一个永远不会变少的数字,出手大方无比,一旦我俩接下了这生意,那意味着可以狠狠地大赚一笔。”

话音落下之后,董远已经快步跑到整个广场中央最有利的位置,而直到此时,广场之上那些看清上方游天翁背部,正迎风招展旗帜内容的其余修士才反应过来,齐齐发出一声呼喊:

“是滚金宗,滚金宗来了,快冲啊,先占据有利位置!”

伴随着冲天而起的呼喊声,整个广场骤然间变得极为闹哄哄,这些平日在临川城广场上谋生的修士,都是以给大势力做路引来赚取用以生活的仙币,自然对外界的了解要比其余人更多,而滚金宗这尊散发着仙币之光的散财童子,这些人当然不会陌生,因此都拼尽力的往广场中心冲。

直到这时,董远二人占据了先机的优势便体现出来,随后二人牢牢守住所在的位置,同时望着悬停于头顶的游天翁,带着笃定的声音自董远的口中传出:

“对于这滚金宗,还有一个小道消息,据说这两年此宗正式定下了少宗主之位,是一位叫做金元宝的年轻人,而此人能在重重争夺之中成为滚金宗的少宗主一事,也是让稍微了解内情的修士们直接惊掉了下巴。

“这滚金宗采用的是多生多得的套路,因此此宗究竟有多少嫡系子嗣,甚至谁也不清楚,如此一来,滚金宗内道子级别的年轻一辈甚至比一般传统大势力还要多上不少,而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金元宝大少竟然能够拔得头筹,简直可谓堪称魔幻,听说这位大少平日里没少被欺负,但却异军突起,那段时间的滚金宗内,滚滚血腥冲天而起,血流成河。”

“那董远,这上方乘坐游天翁而来便是这传说之中的金元宝金大少?”

“十有八九便是!”

只有十岁小娃出头模样的董远重重点头,随后眸子一亮,继续张嘴开口道:

“来了来了,这滚金宗之人下来了!”

话音落下,悬浮于天际的游天翁背部骤然间金光大放,这一阵金光,并不是一般修士释放神通所产生的元气金光,而是由货真价实的玉石黄金,在阳光之下反射而出的鎏金之光。

下一息,这一片金光直接由上方从天而降,甚至于地面之上留下了一处巨大的阴影,而广场之上被阴影笼罩的修士急忙向外远离,以避免被波及。

这一片金光下落广场地面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直接落于广场之上,随后刺目无比玉石金光,让整个广场之上的所有修士纷纷眯起了眼睛,神情一阵恍惚。

好一会后,众人才回过神来,对着广场中央望去,随后纷纷面色骤变。

只见一尊散发着琉璃金光的庞然大物伫立于广场之上,就宛如一座忽然间出现的高山,而这座高山之上,甲板,桅杆,大帆一应俱。

“好家伙,这滚金宗竟然硬生生丢下了一艘战船,不,是金船!”

太玄之地凤仙郡临川城,本就纷乱的郡城迎来了这半年以来最热闹的剧烈轰动,无数本地或自各地而来的生灵修士,大批量的…